晚安

Aemaeth

局外人

1.
红色的请柬被赛到她手里,她楞了一下,惊讶的将视线落到对面那位久别重逢的高中同学身上。
“看不出来呀,你要结婚啦?”
同学愣了愣,哈哈大笑。
“拜托,我连对象都还没有好不好。请柬是赵子航的,前两天同学聚会你不没去吗,他托我带给你的。” 
赵子航的请柬。
哦,赵子航的请柬。
她忽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心中汇聚出一种名为难过的情绪。
2.
张秋雨认识赵子航是她上高二那年。
那时候赵子航上高三,高她一届,在学校里名头不小。
不过那也正常,毕竟赵子航也确实优秀,成绩拔尖,身高腿长,面目清秀,走在校园里总会被叫成男神。
张秋雨也听说过他,但当时也的确没多大好奇心,没怎么关注过这位男神。
直到一天下午放学回寝室的路上,她路过球场,她对赵子航的认知才逐渐改观。
球场上空空荡荡,只有一个人兀自拍击着篮球,天边落日的余晖为他的脸庞镀上金边,少年的面孔上张扬着青春和阳光。而他的眼睛里有光。
他一跃而起,手中的篮球从球框中落下,又再度回到他手中。
确实帅气。
当时的张秋雨想。
然而下一刻,仿佛是为了反驳张秋雨的想法,球场上的少年一个重心不稳上演了一出平地摔。
没错,平地,摔。还是脸朝地。
“噗。”
先前的想法消失得无影无踪,张秋雨只想笑。
好吧,她已经笑了。
少年似乎有点尴尬,特别是在听到张秋雨的笑声之后,整张脸都红透了。他从地上爬起来,抱起球,有些不好意思又有点讨好的冲张秋雨笑了笑,说,“诶,同学,帮我保密呗。”
3.
张秋雨忽然成了赵子航的粉。
还是个狂热粉。
不过是个低调的狂热粉。
她的室友这样评价。
彼时学校正在举行文艺晚会,热闹的不行,一窝校花校草都往上凑。
但张秋雨自始至终单盯着赵子航一个人,其他人倒是一眼也没分。
他是主持人本来没报节目,但到最后还来了一小段街舞。
挺酷,周遭一小圈的女生都在尖叫,室友捂着耳朵瞅着张秋雨,大声问她怎么没跟着一起吼。
张秋雨雷打不动,丝毫不受周围影响。
她的目光紧紧黏在赵子航身上。
室友在一边吐槽说不知道的还以为张秋雨要搞暗杀。
张秋雨没反应。
实际上她什么声音也没听到。
她没听到室友的吐槽,也没听到周遭的喧嚣。
并不是她的听力出了问题。
只是,当时她听到的只有音乐、舞台上赵子航一举一动所发出的每一个声响以及 他遥远的她所根本听不到的呼吸和心跳。
仅此而已。

4.

转眼夏天就要来临。

天气越来越暖和,高考的日期也越来越近。

离高考大概还有一百多天的时候,张秋雨突然叠起了星星。

一开始室友还咋咋呼呼的问张秋雨是不是脑瓜开窍要跟她的赵男神告白了。

奈何张秋雨闭口不提原因,只低头专注地叠星星。室友多次逼问无果后,也被带动着一起叠上了星星。

再后来,期末考将近,之前被张秋雨传染一起叠星星的几个女生纷纷收手专心沉迷学习。

张秋雨却还是在叠,还买了一个漂亮的玻璃罐,专门盛星星。

离高考没几天了,张秋雨的玻璃罐也满了。

高考倒计时三天,她抱着玻璃罐,屡次推开寝室的门走出去,再拐回来。室友趴在床上看着她进进出出、进进出出最后一屁股坐回了自己床上,问她说你干嘛呢搞三进三出啊?

张秋雨翻了个白眼,把玻璃罐放床上叹了口气后说我紧张死了好吗.

室友凑上来,八卦的看着她问嘿你还真要去告白啊?

张秋雨捂住脸,说,不是。

室友眼神更八卦了说你捂什么脸啊!

张秋雨移开手,表情生无可恋。

我就是想送个祝福嘛,祝他高考考好点。

室友啧啧,你爱得真是深沉,一千颗星星啊送祝福服了你了。

5.

可惜最后星星也没能送出去,说起来也是赵子航倒霉,偏偏高考前一天出了意外,小腿骨折,别说参加高考,连自己下床都困难。

下午她请了假,去了赵子航在的医院,混在一堆学长学姐们中间进了他的病房。

病房里人满当当的,她在最外围倚着墙抱着星星罐子,站在那里看了好久好久。最后小心翼翼的把玻璃罐放到一个角落,走了。

6.

转眼夏去秋来,时光如白驹过隙,又一个九月到来。

赵子航会在新学期重读的确不是出人意料的事,毕竟高考他还是要参加的。张秋雨也知道,不过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她和赵子航分到了一个班。

直到坐在班里她的心还是怦怦的跳,唯恐一切是个梦。可是赵子航人就在那里,这是事实。

她看着他,越过几张桌椅的距离,看到他的头发有一些翘着,应该是没梳好,他和旁边的几个男生说笑着不时动手比划着什么,还是他那副该有的活泼样子,看起来融入新集体融入的很好。

于是她的心脏又逐渐安定下来,稳定且坚定的跳动着,仿佛知晓了一切已经平静一样。

7.

赵子航依然是那么优秀,和去年一样,成绩依然领跑人缘也不错,看起来也并没有因为去年的事件受到多残深的影响。

可是看起来是这样,真相又是怎样就没有人知道了。

但张秋雨觉得自己知道的还是要比别人多一点的。

只是一点。

8.

简直是初遇场景的再现,像上天安排好的一样,她又一次在空空荡荡的球场看到了赵子航。

他还是一个人,但没有打球。

只是有些落寞的坐在球场边的长椅上。

脸上没有表情。

也没有那样张扬的神采。

她第一次见到这么黯然的赵子航。

张秋雨突然紧张起来,犹豫着要不要去上去搭话。

他是在难过吧,他也会难过呀,是不是应该去安慰呢。

可她突然想起赵子航那次笑着对她说的不要说出去。

这个人,应该不想让人知道他那么无光的一面吧。

她这么想到。

终于迈开了步伐,轻声快步的离开。

9.

后来,后来怎样了呢。

她回忆到这里,突然断了线。

后来好像没什么了。

也是,高三那么忙,她的成绩又是不上不下的,整天扎题海里忙还来不及哪有心思去额外分给赵子航呢。

真是个不及格的暗恋者。

可是,这种不够资格的暗恋却一直陪着她过了好久。

从高中毕业到上大学,从大学到踏入社会开始工作,这些年她陆陆续续也听到一些赵子航的消息,有有意的有无意的。

他考上了重点大学,他出国了,他办了公司,他在商场风生水起。

他事业有成,是青年俊才,是人中豪杰。

总而言之,赵子航的人生和张秋雨的人生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唯一能说得上的关系大概就是一年一度的同学聚会。

她有点感谢自己以前从来没有缺席过同学聚会,一部分老同学还记得有她这个人,不然赵子航发请柬的时候铁定没有她的份。

她有些拘谨的端着酒杯,环视周围,试图在人群中找到几个眼熟的面孔。她挤到人群中,漫无目的的走着。

直到婚礼快要正式开始时,她终于找到了一个高中时一个私交还不错的女同学。

她举着酒杯,和同学客套的聊了起来,也不外乎那几个话题。

然后,婚礼开始了。

她的心又突突的跳,像是许多年前的那一个开学季,不敢置信眼前的事实。可是赵子航人就在那里,这是事实。

他挽着他的妻子,缓慢的,郑重的走上台去。

他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眼睛里有光,又让她想起他们初遇的那个下午。

他们走到了台上,现场逐渐安静了下来。

空气好像随着这种安静沉重下去,张秋雨觉得有点呼吸困难。每一个分子都在呼吸道里沉甸甸的堆积着,也许是太难受了,她失态的有着想哭的冲动。

新人宣完誓后,温柔的彼此注视了一眼,交换了一个吻。再之后,新郎拿过了话筒,讲述了他和妻子不算顺利的但结局圆满的爱情故事。

站在张秋雨左手边的同学听得唏嘘,感慨了一句有缘就是有缘,过程再坎坷也能圆回来。

张秋雨默不作声的听着,在赵子航说完后,好像是回复她说又像在感叹一样说,是啊,太感人了。

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大概是赵子航的故事太感人了。

END